<i id='8jgjb'></i>

      1. <ins id='8jgjb'></ins><acronym id='8jgjb'><em id='8jgjb'></em><td id='8jgjb'><div id='8jgj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jgjb'><big id='8jgjb'><big id='8jgjb'></big><legend id='8jgj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2. <tr id='8jgjb'><strong id='8jgjb'></strong><small id='8jgjb'></small><button id='8jgjb'></button><li id='8jgjb'><noscript id='8jgjb'><big id='8jgjb'></big><dt id='8jgj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jgjb'><table id='8jgjb'><blockquote id='8jgjb'><tbody id='8jgj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8jgjb'></u><kbd id='8jgjb'><kbd id='8jgjb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dl id='8jgjb'></dl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8jgjb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8jgjb'><strong id='8jgjb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8jgjb'><div id='8jgjb'><ins id='8jgjb'></ins></div></i><span id='8jgjb'></span>
          1. 梧桐下的“戲子”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黃昏時分,夕陽的餘暉順著彎彎曲曲的小巷湧進瞭整個小鎮。緋紅的雲霞下,小鎮被淡淡的炊煙簇擁著,仙境一般在陽光、炊煙調和成的朦朧的橙色中靜靜搖晃。此時,鎮東的一座大院裡傳出竇娥悠悠的哭訴聲。

            鎮上的人們早已習慣瞭每天黃昏時分沉浸在亦歡的吟唱中。不論寒暑,亦歡都要在院子裡練上一兩個時辰,清脆的嗓音在夕陽中蕩漾,一種難以言說的美好滲透在這黃昏時分特有的安逸氛圍裡。大院子裡的人則更是歡喜。院子裡,一樹梧桐葉作瞭簾幕,亦歡便在那棵梧桐下舞起瞭身姿。院子裡的人沒見過什麼名角,隻覺得梅蘭芳在世也不過這般模樣。

            亦歡模樣生得俊,天生一副好嗓子。父親在鎮上的文化站工作,一副老戲骨也傳給瞭她。文化站的老前輩們都是父親的老朋友,對亦歡更是關愛有加。這座江南小鎮雖然沒有什麼名氣,可畢竟深受吳越文化的熏陶,從這裡走出的人都會咿咿呀呀,哼上兩句吳儂軟語的戲文。文化站的老戲骨們更是個中行傢,他們相中瞭亦歡這塊璞玉,於是便不遺餘力,好生雕琢——就盼著這兒的戲曲文化能有個傳人。

            亦歡沒有讓他們失望。她的血液裡流淌的仿佛都是戲劇。因為熱愛,京豫粵錫淮,各地的戲曲她都不生疏。春日雨霽的午後,空氣中便蕩漾著“你挑水來,我澆園”,桐葉也會為之輕揚;夏日悶熱的傍晚,女狀元的訴詞總會帶給行人一絲清涼;秋天如血的殘陽下,竇娥的一腔怨懟字字啼血,會讓傷感之人倚欄垂淚;冬日黃昏,那支《小拜年》捎來的不止是春的訊息……

            戲曲早已長進瞭亦歡的生命,就像她的聲音也長進瞭這座小鎮的體格。

            可是鎮子畢竟是一片小天地,院子裡老人的子女大多考上瞭外地的大學,開始瞭嶄新的生活。江南的水土留不住他們,他們鉆進瞭大城市的角角落落,自以為光耀瞭門楣。隻有亦歡,卻依然不離小鎮半步。漸漸地,小鎮上的閑話便飄瞭起來。當第一次無意聽到院子裡的人說自己“不務正業,不求上進”,亦歡關起門藏在傢中啜泣,幾天沒有開嗓。自己的努力換得的是不被認可的滋味,像是鳥兒折斷瞭翅膀,她一下子失去瞭前進的動力。

            而火候終究是到瞭。父親請省城的朋友帶著專傢踏上瞭這片土地。亦歡鋪一開嗓,他們便驚為天人……

            於是,在一個寂靜淡漠的秋日的黃昏,院子裡的人們打開屋門——再沒有天籟般的戲文傳入,隻有院子裡的梧桐偶爾墜下一兩片黃葉,發出窸窸窣窣的寂寞的嘆息。

            不久,人們在電視上看到瞭演出成功轟動省城的亦歡。同時,他們也終於發現:缺少瞭亦歡唱腔的滋潤的生活似乎少瞭些什麼……